爱犹豫小姐在失眠

絮絮叨叨,理性放纵,孤独上路

Summer Crossing

“大部分的生活都乏味得不值一提,根本就没有不乏味的时候。换另一种牌子的香烟也好,搬到一个新地方去住也好,订阅别的报纸也好,坠入爱河又脱身出来也好,我们一直在以或轻浮或深沉的方式,来对抗日常生活那无法消释的乏味成分。不幸的是,所有的镜子都一样,总在跟人作对,不管你如何去冒险,镜子只是从不同的角度映现同一张空虚、得不到满足的脸。”

丢东西真是令人深恶痛绝的感受

最近觉得异常艰难的两件事


• 自省与外部意见的厘清

• 对于战略性决策的失误,止损拿捏太难

这些刻在骨子里的故事

那些我们始终要回答的问题